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1905年7月8日,一艘名为"满洲里"号的远洋轮离开美国旧金山港口,驶向大洋彼岸的远东。这艘远洋轮上,载着一支由83名代表组成的庞大美国代表团。代表团的领队是时任美国战争部长(相当于国防部长),后成为美国第27任总统的威廉·霍华德·塔夫脱,团员包括35名美国国会议员,7名美国参议员和美国社会知名人士,这其中最特殊的是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女儿爱丽丝·罗斯福。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远东的日本、菲律宾和中国。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女儿爱丽丝·罗斯福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爱丽丝·罗斯福在“满洲里”号远洋轮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满洲里”号远洋轮

时间回到上一年1904年,对于大清国来说有两件事格外重要,一件是爆发在大清国领土上的日俄战争,作为“中立国”,日俄战争在给国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同时,也让清廷蒙羞不已。另一件是,中国第一次以官方名义参加了美国圣路易斯世博会,并且把《慈禧太后画像》作为重要展品,展后慈禧又将画像作为国礼送给美国总统老罗斯福。这是在经历了“庚子国变”的慈禧太后,两年前从西安返回北京,对外致力改善同西方国家关系的一件大事。详情请戳 慈禧太后高薪聘请美国画家给自己PS了一张美图

"满洲里"号远洋轮7月25日首先抵达日本,团长塔夫脱作为调停人在说服日本,尽快与战败的俄国通过和平谈判结束日俄战争后,随即开始对菲律宾和中国的访问。

美国代表团此行中国一个首要问题就是平息刚刚发生在中国沿海地区的抵制美货运动。在19世纪后半期,随着美国西部开发,大量的华工进入美国。在大开发之后,由于美国经济的周期衰退,加上华人很难与当地人融合,因此大量的华人成为美国就业等问题的矛盾激化的因素,随后美国国会推出一系列的越来越严苛的移民排华法案,如不准新的华工进入;居留在美国的华工一旦离开美国,就不能再回来;以及原来可以自由往来的教师、学生、商人等也受到限制。这些限制和歧视的法案更加激化了矛盾,最终在1905年爆发了中国抵制美货的运动。

当美国代表团从香港进入到广州后,代表团便一分为二,一路由团长塔夫脱带队,率国会议员在中国两个最大的开放口岸广州和上海与当地官员就解除抵制美国货进行正式磋商洽谈。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罗斯福小姐与代表团团长塔夫脱,在船上合影。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美国访华代表团在“满洲里”号上的合影,前排正中席地而坐的是罗斯福小姐,左手边拿烟斗者是她的未婚夫。第二排正中身型魁梧者为代表团团长塔夫脱,船到中国后他直接去了广州、上海,并没有来北京。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船到码头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罗斯福小姐走下远洋轮。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代表团一行下船

另一路,则是本文的主角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代表爱丽丝小姐,她一行坐船直接北上到达大沽港。在码头爱丽丝小姐一行受到了大清国新军仪仗队的隆重欢迎。

随即第二天9月12日,一行人从天津坐火车专列便来到帝国的首都北京。当火车驶入北京城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内城东南角楼,这座角楼在五年前曾被联军的炮火击中,直到五年后修复工程刚刚开始,原来的创伤经清理反而显得更大。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从天津开往北京的专列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爱丽丝·罗斯福小姐一行乘火车从天津前往北京。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罗斯福小姐一行进城时看到的内城东南角楼。内城东南角楼在庚子之乱中被联军炮火击中,直到五年后修复工程才刚开始。

不管怎样,慈禧太后对于远道而来的贵宾格外关照,给予了极高的礼遇,爱丽丝小姐受到了美国“公主”般的接待。到达北京后的第一天,爱丽丝小姐便参观了天坛,下午坐着特意给她准备的四人轿子到达颐和园,并且住在宫殿里,享受了丰盛的赐宴。下面摘抄一段爱丽丝小姐的日记:

我和我的女伴们在庆亲王的宫殿里过了一夜,中国的宫殿就像其他所有的中国房子一样,在庭院四周建造了一组单层高大的厅堂,而每个厅堂又分成三个独立房间。我自己住一个独立的厅堂,我的卧室在厅堂的侧间里,装修的天花使得卧房显得比中央房间小且低得多。晚宴是在庭院里进行的,各种中西式的食物交替不断,我只吃了我喜欢的中国菜,特别是鲨鱼翅,是用玫瑰酒把它冲洗过的,而玫瑰酒味道非常棒,类似清酒或非常顺滑的利口酒,且酒劲非常强。这种酒劲比较迟后,直到晚餐将近结束时我才感觉到它的强劲。经过漫长的一天游览,会客,我决定晚饭后直接上床睡觉,以便第二天很早就开始的仪式。

当我们坐在桌边谈话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玫瑰酒后劲的强大,以至于我都不能按直线从庭院走回到我的房间。当我说话的时候感觉到其他人的面孔在我面前摇动,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很远,却非常清楚。我开始想笑作为总统女儿的我,在皇太后的夏宫过夜,却完全不确定是否能够准确地把握自己。当我能够站起身,并且能从容的说出问候“晚上好”时,我又重新拾回了惊喜的感觉,我已经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个距离我象远在天边的房门。不过我终于到了那里,我不相信任何人,但我知道我真的被那玫瑰酒所陶醉了。刚刚在吃晚饭之前,我还厌恶的那个硬的就象是一段原木的中式枕头,现在一点儿也没有感到不舒服。我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才醒来。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之好。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来访的美国代表团抵达西苑仪鸾殿二门。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仪鸾殿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仪鸾殿内部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罗斯福小姐坐着轿子从西苑回来经过西华门。

第二天也就是9月14日上午,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在颐和园仁寿殿一同接见了爱丽丝小姐一行人及美国公使柔克义。会见时慈禧太后的精干敏锐和威严,以及光绪皇帝的呆滞都给爱丽丝小姐留下深刻印象。会见中负责翻译的是在美国担当过中国公使的伍廷芳,令爱丽丝小姐吃惊的是,在接见开始没多久,慈禧太后严厉的小声呵斥下,伍大人竟然吓的跪倒在地上,跪在与他熟悉的,所有来自美国的客人之中,继续着后面的全程翻译,并且只有在对美国人讲话时才能抬起面对地板的头。

会见结束后,爱丽丝小姐一行与光绪皇帝的后妃及中国公主们一起午餐,餐后又游览了颐和园。慈禧太后不但加入了她们一行,还赏赐给她们贵重的礼物,并表达了对美国的高度尊重,和对罗斯福总统的问候。愉快而丰富的一天过去了,在后面的几天里慈禧太后更是破例安排代表团参观了紫禁城和西苑,这使得我们今天可以通过美国人的镜头看到当年西苑仪鸾殿等处的样子。

短暂的访问结束了,9月18日在返程回到天津时,爱丽丝小姐还与总督袁世凯及夫人会面共进晚餐。而就在袁世凯与爱丽丝会面前的两个星期,他与张之洞等六位督抚联衔奏请朝廷立停科举,推广学堂,实行新政。延续了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在随后便彻底废除了。爱丽丝小姐一行在正阳门火车站坐车离开北京后的一个多星期后,肩负着“赴东西洋各国考求一切政治,择善而从”使命的五大臣便来到正阳门火车站,尽管等待他们的是炸弹,可最终依然没有阻挡五大臣出洋的行程。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紫禁城里的大缸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从鼓楼向东望,泥泞满地。

而那场曾经轰轰烈烈抵制美货的运动,在美国代表团访问结束后便渐渐平息了。三年后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双双宾天,再三年后实施新政的大清王朝也跟着消亡。爱丽丝小姐一直活到1980年,那时的中国已经是“改革开放”之后了。

这位跟慈禧、光绪吃过饭的美国“公主”一直活到1980年

来源:北京日报·旧京图说

图文:北平心

编辑:黄加佳

流程编辑:郭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