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日本最无耻的父子,扬言说:日本不需要向中国人道歉

今天,南京大屠杀已经成为举世公认的惨案,但是,日本的一些右翼势力却依然妄言狡辩,企图美化甚至抹去这段“黑色的历史”。

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莫过于被称为“日本右翼军师”的加濑英明。

这是日本最无耻的父子,扬言说:日本不需要向中国人道歉

作为一名历史研究学者,在加濑英明身上却看不到任何“公正客观”的影子,他不仅在自己出版的著作中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以及慰安妇的存在,还游走于各大网络社交媒体,散播如此言论,俨然一副无耻走穴的嘴脸。

更令人愤怒的是,加濑英明不仅在自己的书中为日本战犯洗白,还擅自删改由外国学者撰写的作品,通过“别有用心的翻译”达到为右翼势力宣传的目的。比如2014年5月被媒体曝光的“畅销书事件”,加濑英明与翻译学者藤田裕行等人沆瀣一气,在其所翻译的《英国记者看同盟国战胜史观的虚妄》一书中,擅自篡改书中原意,否认了南京大屠杀。

然而,当这本书的原作者亨利·斯托克斯在接受采访时,却说自己对此毫不知情,而且他也断然不会相信南京大屠杀不存在!

学术造假、包藏祸心、宣传反动……这些行径堆叠在一起,无数次打了加濑英明的脸,套用诸葛亮老先生的一句话就是——“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是日本最无耻的父子,扬言说:日本不需要向中国人道歉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就要禁不住问了:他一个历史学者,为什么非要替日本右翼势力卖命呢?其实,除了他个人“跑偏了的”人生追求以外,他老爹加濑俊一对他的言传身教,同样起到了关键作用。

加濑俊一虽然早在2004年5月21日就因病去世,但他的事迹和他的影响却一直没有消失,作为日本首任驻联合国大使,在近代日本的所有大事件上,我们几乎都可以看到加濑俊一的影子。

二战爆发前夕,加濑俊一作为日本使臣访问欧洲,游走于希特勒和丘吉尔等巨头之间,为日本的蓄力争取了时间;

珍珠港事件爆发之际,加濑俊一作为日本驻北美联络部负责人,为日军本部提供了第一手的美军情报;

日本宣布投降之后,加濑俊一又作为外相重光葵的秘书,一同参加了投降签字仪式,甚至连日美双方谈判的文件,都是出自他之手。

这是日本最无耻的父子,扬言说:日本不需要向中国人道歉

然而,作为一个曾亲历过战争的战犯,加濑俊一显然没有吸取战争给日本留下的惨痛教训,投降签字仪式结束没多久,就公然站出来替日本右翼势力发声,扬言“日本选择扩张并没有错”,“战争不值得日本人去向中国人道歉”……听听,这话听着是不是就欠揍?

除了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蛊惑人心,从外交部退休之后的加濑俊一,又干起了业余写手的行当,当然了,写的也不是什么正经内容,在由他执笔的报社专栏中,经常能看到他为日本战犯洗白、为日本政府歌颂的文章。

他的儿子加濑英明,可能就是这个时候耳濡目染,暗暗发誓“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吧。

不过,加濑俊一没有赶上他儿子这样的时代,战后初期,日本政府忙着恢复生产和基础建设,在外交政策上也没有以前的强势,毕竟当时的日本已经被战争给拖垮了,大家的肚子都填不饱,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搞这些文字游戏?所以,加濑俊一的活动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现在想想,还真是多亏如此啊,要不然这父子俩联手出来作妖,还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