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在张作霖皇姑屯遇难后,奉军中群龙无首,张作相、王树翰等人在大帅府对日本人来了一场“卧榻乔装”,张作相模仿张作霖的一句“妈了个巴子”,将日本人吓退,也阻止了日本人的非分之想。那么问题来了,张作霖去世后,那么奉天该由谁来主持大局?张作相?杨宇霆?还是帅府大公子张学良?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其实大家心里都有定计,如果按照张作霖的遗愿的话肯定就是张学良,毕竟这么多年张作霖对于儿子的培养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但是要说张学良能够成为张作霖对于奉军那样的灵魂人物,谁都不抱以希望。那么就符合众人利益的人就是张作相了,辅帅张作相为人忠厚仗义,又有不输张作霖的威望,对于大事的决策果断也是出色的人物,所以众人就力推张作相。

设身处地的想,我们站到张作相的位置想,自己能拒绝吗?只要不拒绝,不说是整个中国是自己的,半个北中国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那是什么样的权力?还有机会一统天下,谁能够拒绝?但是张作相就拒绝了,他没有成为司马懿,他退后一步,屈身为辅佐张学良,将自己的位置的让给了张学良,让张学良不及三十岁做到了奉军司令的高位,成为了整个北中国的领导者。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给大家仔细讲一下当时情况,在张学良返回东北后,担心张作相夺权,完了一手以退为进,委任张作相为张作霖治丧会会长,主持帅府大局,而自己则躲到在帅府内不问世事,将所有军政之事交给了张作相处理。张作相在治丧期间将所有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无论是奉军撤回关外的事务,还是与南京政府的协调,事无巨细都是出自张作相之手。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而等到张作霖丧期结束之后,张作相就退回府中,以身体不健为由关紧大门,无论如何事情都是不再过问。当时就有人暗中散布谣言说是张作相就是民国的司马懿,暗中称病以图大事,但是张作相丝毫不为所动。东北众人无奈只得召开东三省最高军事会议,来定夺东北的领导人,以及最后东北的走向。

当时候选人呼声最高的有三人,一就是张作相,这也是众望所归的人物,无数的老派将领、还是土豪乡绅,都是支持张作相;二是杨宇霆,由于当时杨宇霆手里聚集了一大批留日、留美等高材生,大多在奉军中担任高等军职,所以呼声也不低;最后就是张学良,支持张学良只有自己手中的数十万精锐将士,所以在面前二人并不占多大优势。最终张作相几乎以全票当选,但是张作相看到选举结果后就恼羞成怒,大骂会议上诸人。汤玉麟、张景惠等人还以为张作相只是欲擒故纵罢了,就连张学良也好言相劝,张学良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位老叔继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就在当时所有东北军政要人都在的会议上,这位辅帅居然放声大哭,哭诉众人对不起尸骨未寒的张作霖,众人都不知所措了。然后张作相将张学良扶到张作霖常坐的位置上,举着枪让众人重新投票,最终才有了张学良继位结果。

张学良继位后,张作相更是大肆放权,将自己的军权、政权,能交出手的都交给了张学良,连儿子也调到了张学良的三四军团,自己在家中颐养天年,不问世事,只有在东北由重大事务需要老人出来镇场子的时候在身披戎装出席。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相较之下,也同为候选之人的杨宇霆与张作相走的就是两个极端。杨宇霆也不能说是大肆夺权,只能说杨宇霆利用着自己长辈的身份,逼迫张学良来做出选择,先不说这些选择的正确与否,但是杨宇霆的对待张学良的态度就知道这让活不久矣。大家对比一下张作相与杨宇霆的对待张学良的称谓就知道,张作相只要是在公务场所、宴会等地,见到张学良必称总司令,而杨宇霆就不一样了,“六子”“少帅”换着来,就是不叫你总司令,你说这样的人能活多久?

张作相退一步,成全了自己的千古美名,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救赎!

张作相也就是在人生路上退了一步,赢来的自己的千古美名,就连现在的影视剧中大肆抹黑民国军阀,都没有人抹黑张作相。而对于一路扶持、相信自己的张作霖,自己也没有背弃自己当初的诺言,完成了自己的救赎。

推荐阅读